第一章 人类的新议题

饥荒、瘟疫、战争得到控制

在过去几十年间,人类已经成功遏制了饥荒、瘟疫和战争,把它们从过去的“不可理解、无法控制的自然力量”转化为“可应对的挑战”。到了21世纪早期,平均来说,人类死于干旱、埃博拉病毒或基地组织恐怖袭击的可能性,还不及死于暴饮暴食麦当劳食品的比率。

21世纪人类的中心议题

  1. 保护人类和地球不被自己的力量伤害接下来的目标很可能是长生不老,把人升级为神,让智人化身神人。2013年谷歌已经成立了子公司Calico,要“挑战死亡”。基因工程、再生医学及纳米科技等领域的进步也带来了乐观的消息。
  2. 找出幸福的关键经济发展并不意味着人更幸福。例子:1985年的韩国民众生活贫穷,深受传统束缚,活在专制独裁制度下,每10万人有9人自杀;今天的韩国经济领先,国民教育水准全球数一数二,民主制度,每10万人自杀人数却达到了30。

智人升级为“神人”

如果人类能做到把死亡和痛苦移除出人体系统,或许就有这个能力重新打造。人升级为神的三条路径:生物工程、半机械人工程、非有机生物工程。

  1. 半机械人工程:让人体结合各种非有机的机械设备,如义眼、仿生手,或将数百万纳米机器人注入血管诊断病情、修补损伤。
  2. 非有机生物工程:打造完全无机的生命,比如用智能软件取代神经网络。

第二章 人类世

作者模仿科学家将地球的历史分为不同“世”的方法,将过去7万年称为“人类世”,认为人类是这数万年间全球生态变化中唯一最重要的因素。

从40亿年前第一个有机生命体出现到“人类世”之前,无论是病毒还是恐龙,都依循不变的自然选择来进化,然而人类正准备用智能设计代替自然选择,将生命形式从有机领域延伸到无机领域。

第三章 人类的特殊之处

大规模合作

智人之所以能统治世界的一个原因,并不是因为人类比其他动物更高级,而是人类可以实现大规模协作。

意义的网

每个时代人类都会编织一张意义的网,并会全力相信它,比如中世纪十字军,在对宗教的狂热和对异教的敌意中,发起东征。但网也是会变化的,比如在21世纪“异教徒”这一套显然已经不管用了,“圣战”成为恐怖主义性质的词汇。只有智人能编织出互为主体的意义之网,其中的法律、约束力、实体和地点都只存在于他们的想象之中。这是智人区别于其他动物、得以统治世界的另一个原因。

虚构可能淹没现实

21世纪,历史学和生物学的界限可能会变得模糊,这并非人类学会用生物学来解释历史,而是会因为意识形态的虚构故事改写DNA链,为了政治、经济利益改变气候,利用网络空间取代山川环境……

互为主体的现实将吞没客观现实

在这个世纪,虚构想象可能会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甚至超过自然选择。

第四章 说书人

文字的出现让人类得以创造长篇大论的故事

让人类习惯通过抽象符号的调节来体验现实,更容易相信虚构现实的存在。文字可以通过让人们相信来重塑现实。

“虚构的故事” (耶稣基督、法兰西共和国、苹果公司……)在推动历史

人类认为自己创造了历史,但历史其实是围绕着各种虚构的故事展开的。单一人类个体的基本能力,从石器时代以来并没有多大改变,真要说有什么改变,也可能只是在衰退。但是各种虚构故事的力量在增强,它们推动了历史,让我们从石器时代走到硅时代。21世纪,新科技可能会让虚构的故事更强大。

第五章 一对冤家

现代科学并没有取代神话现代科学改变了游戏规则

但并不是“以事实代替了神话”。神话仍然主宰人类,科学使得神话更加强大,它非但没有摧毁互为主体的现实,反而让它比以往更能控制客观现实与主观现实。

对宗教的重新定义宗教并不是迷信、灵性或对超自然力量或神的信仰

宗教的定义应该在于它的社会功能。任何无所不包的故事,只要能够为人类的法律、规范和价值观赋予高于一般人的合法性,就应该算是宗教。

科学与宗教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剧烈冲突、不可调和

现代历史是科学与宗教达成协议的过程通常认为科学与世俗主义、宽容包容的价值观相关,但是科学革命却始于弥漫着宗教极端主义的伦敦和巴黎,而非多元包容的开罗或伊斯坦布尔。

科学与宗教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剧烈冲突、不可调和。它们虽然以各自的方式追求真理,因此冲突难免,却也没有那么在乎真理,彼此容易达成妥协,甚至合作。

Powered by Fruition